土木工程学院教授 朱永全

alt

 

      朱永全1983年石家庄铁道兵工程学院隧道工程专业本科毕业,1996年北方交通大学桥梁与隧道工程专业获博士学位,1997年晋升为教授,2001年被聘为学校一级岗特聘教授,2004年被评为博士生导师,现担任土木工程学院地下工程系主任、岩土研究所所长,是石家庄铁道大学岩土工程学科学术带头人。

         长期从事隧道及地下工程、岩土工程方面的研究。主持和参加多项科研项目,获国家级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三等奖4项。在国内外重要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80多篇,其中多篇被SCI、EI收录和引用。主讲的《隧道工程》2004年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课程”。目前主持科研项目6项。
       1991年获得“全国铁路优秀知识分子”称号;1994年获得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火车头奖”荣誉称号;2000年获铁道部“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2003年获茅以升“铁道科技进步奖”;2004年获石家庄市“劳动模范”;2004年入选为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04年入选为河北省新世纪“三三三人才工程”第二层次人选。河北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河北省教学名师、茅以升科学奖。

     研究领域:隧道及地下工程新技术与环境控制,隧道稳定性理论

     先后主持科研项目有:

Ⅰ.主持
1. 北京地铁矿山法区间隧道结构设计方法研究,横向项目,2004~2006.
2. 乌鞘岭隧道岭脊地段复杂应力条件下的变形控制技术研究,铁道部科技发展计划,2003~2006.
3. 隧道爆破振动响应评估及爆破振动控制研究,横向项目,2006~2007.
4. 石太客运专线太行山特长隧道膏溶角砾岩特殊不良地质隧道施工技术研究,铁道部科技发展计划,2006~2008.
5. 城市地铁投标资料库,横向项目,2006~2007.
6. 复杂条件下的地铁施工与构筑物保护技术,横向项目,2004~2007

Ⅱ.主研
宜万铁路堡镇隧道软弱围岩大变形控制技术试验研究,铁道部科技发展计划,2004~2007

    发表论文和著作有:

Ⅰ. 第一作者代表性学术论文
1. 朱永全,刘勇,张素敏. 洞室大小和形状对极限位移的影响,岩石力学与工程学报,1998,17(5),527-533,(EI收录)
2. 朱永全,张素敏,景诗庭. 铁路隧道初期支护极限位移的意义及确定,岩石力学与工程学报,2005(10),1681~1684,(EI收录)
3. 朱永全. 隧道稳定性位移判别准则. 中国铁道科学.2001,22(6):80~83
4. Zhu Yongquan,Zhang Sumin,Sun Xingliang. Study of large deformation treatment with horizontal whirling jet grouting. geotechnial engineering in soft ground.2001,466~469
5. 朱永全,刘勇,刘志春等.聚丙烯纤维网喷射混凝土性能和衬砌试验.岩石力学与工程学报.2004,23(19):3376~3380

Ⅱ.非第一作者代表性学术论文
1. 贾晓云,朱永全,李文江. 高原冻土区桩基温度场研究,岩土力学,2004(7),1139-1142,(EI收录)
2. 况勇,朱永全,贾晓云. 上海地铁2#线淤泥质地层地铁隧道浅埋暗挖施工技术方案研究,岩石力学与工程学报,2006(增1),2946-2951,(EI收录)
3. 宋玉香,刘勇,朱永全,2004. 响应面方法在整体式隧道衬砌可靠性分析中的应用,23(11),1847-1851,(EI收录)
4. Liu Yong, Qiao Chunsheng, Song Yuxiang,Zhu Yongquan, 2004. Simulation and monitoring of middle pilot safety of linked-arch tunnel under blasting. Proceedings of 2004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safety science and technology,622-626,(EI收录)
5. Liu Yong, Song Yuxiang, Zhu Yongquan,2001. Analysis of the blasting vibration effect for continuous-double-arch tunnel, Frontiers of rock mechanics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 the 21st century, 573-575,(ISTP收录)
Ⅲ. 著作
《隧道结构可靠度》,中国铁道出版社,2002年12月

    多年来获得荣誉有:

1. 城市松散含水地层中复杂洞群浅埋暗挖施工技术研究,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证书号:J221-2-01-R08,第八完成人
2. 隧道稳定行为以判别准则,铁道部科技进步二等奖,证书号:99107-1,第一完成人
3. 高海拔、高寒区、冻土隧道洞内施工环境控制技术研究,河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证书号:2004JB2020-01,第一完成人
4. 软土地层铁路站场下浅埋、大跨暗挖地下通道综合施工技术,吉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证书号:052015005,第五完成人
5. 聚丙烯纤维网湿式喷射混凝土衬砌研究,河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证书号:2003JB3186-01,第一完成人
6. 隧道水平旋喷机预支护加固技术及变形量测,铁道学会科技进步三等奖,证书号:2001105-2,第二完成人
7.水平钻孔旋喷机研制及加固技术研究,河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证书号:2001JB3176-02,第二完成人
8. 高原冻土铁路施工机械适应性技术研究,河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证书号:2005JB3178-01,第一完成人

    多年来获得荣誉有:

1.国际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中国小组成员
2.中国铁道学会高级委员
3.中国土木工程学会隧道及地下工程学会理事
4.河北省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理事

 

 

============================================================================

 

 

把先进性大写在科技最前沿

苏喜娥 来自:河北日报

     人物档案:朱永全,石家庄铁道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我国著名的隧道专家,1982年加入党组织。他首席主讲的《隧道工程》课程填补了我省工科国家级精品课的空白;他先后主持了十几项科技攻关与开发研究课题,解决了隧道施工技术的多项难题,获得多项国家级和省部级奖励。

        中国最长的公路隧道———秦岭隧道洒下了他的汗水,世界海拔第一高的铁路隧道———风火山隧道融入了他的心血,世界高原多年冻土区第一长隧道———昆仑山隧道凝结了他的智慧,亚洲陆地第一长隧———乌鞘岭隧道、中国客运专线第一长隧———太行山隧道,都有他的神来之笔……

       这位多年从事隧道及地下工程的教学和研究工作的学者,就是石家庄铁道学院教授朱永全,我国著名的隧道专家。

      “我的价值要用科研成果来体现。如果科研做不好,我就对不起国家和学院”

       朱永全出生在安徽枞阳一个农民家庭,1978年3月应征入伍。入伍的第二年他参加了部队高考,考入石家庄铁道兵工程学院(石家庄铁道学院前身)。

       有了安静的学习环境,朱永全异常珍惜,大学四年他荣获8次“三好学生”,1982年,朱永全光荣入党。站在鲜红的党旗下,朱永全暗暗发誓:“将来一定做好本职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体现一个共产党员的价值。”

       1987年朱永全从西南交大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回母校工作,挑起了筹建学院地下工程实验室的重任,开始了漫长的教学和科研攻关生涯。他所从事的隧道工程专业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他就一边坚持理论研究,一边深入施工一线。

        1988年底,朱永全承担了《北京地铁西单站施工临时支护特殊部位结构受力状况静载模型试验研究》课题。这可是块硬骨头,因为在北京这座人口密集、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闹市修建跨度为29米,高16米的世界一流地铁,明挖根本不可能。

        怎么办?朱永全和实验室的同志一起到北京再三考察了地质状况,提出了潜埋暗挖法。这在国内尚无先例,只有通过模型试验。“你们的地下工程实验室刚刚组建,设备仪器不全,人员满打满算才三个人,在短时间内能完成这样艰巨的任务吗?”面对众多怀疑的目光,朱永全没有辩解,而是和同事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实验。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喜庆的鞭炮在实验室外劈里啪啦响个不停,大年初一在忙碌中到来。在院领导的再三劝说下,三人才勉强离开实验室,年初四就返了回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的实验结果最终顺利地通过了由北京市科技局主持召开的技术鉴定。

      就是凭着这一股“拼”劲,朱永全先后奔赴在秦岭隧道、桃花瀑隧道,经过十多年的打拼,他的经验越来越丰富。2001年,青藏线破土动工,朱永全将课题“做到”了青藏高原。

      2001年10月,《青藏铁路隧道施工通风技术及温度场研究》项目落在了朱永全头上。朱永全又喜又忧,喜的是自己终于可以为祖国亘古未有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忧的是自己能否攻破世界性两大难题,即多年冻土和高寒缺氧。

      风火山隧道是世界海拔第一高的铁路隧道,位于青藏铁路青海境内青藏高原可可西里“无人区”边缘。全长1338米,轨面海拔4905米,年均气温零下7摄氏度,冬季最低可达零下41摄氏度。这样的地质环境一直是隧道施工的禁区,对施工温度的要求很高,必须保持在摄氏正负5度之间。温度低了影响混凝土的凝固;高了会造成冻土热融扩大。

      为此在青藏铁路开工前,就有西方媒体预言:青藏铁路根本过不了风火山,因为风火山地下全是长年冻土,冰厚达150多米,在冰山上打隧道根本不可能。

       “我的价值要用科研成果来体现。如果科研做不好,我就对不起国家和学院。”朱永全忍受着高原缺氧的痛苦,苦苦地思索着。大量的科研经验在他的脑海里翻腾、碰撞:如果在洞口安装一个大型暖风空调,让吹进洞内的冷风在此加热,给施工人员每人配一个便携式氧气瓶,再在洞内建一个氧吧,两个问题不就一块儿解决了吗?朱永全的设想立即得到了工程负责人的响应。

      就这样,在世界屋脊上,朱永全用铁一般的事实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将西方的怀疑论调彻底击穿。

      多年来,朱永全的科研成就可谓硕果累累。其主持的“城市松散含水地层中复杂洞群潜埋暗挖施工技术研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参加的“北京地铁———东区间复杂洞群系统施工技术研究”获国家2001年度科技进步二等奖;近6年来,他共获省部级奖励8项。

     “教好学生是老师的本分。如果课上不好,我就对不起学生和家长”

      2005年早春,从石家庄铁道学院传来一个喜讯,朱永全教授的《隧道工程》专业课,被评为2004年国家级精品课,填补了河北省普通高校工科国家级精品课的空白。

       从教二十多年来,朱永全先后承担了《岩土力学基础》、《隧道工程》等多门课程的教学任务。讲台虽然只有三尺,但朱永全讲起课来,却可以把学生的思维带到国内外重要的施工一线。

       他主讲的《隧道工程》,是一门地下结构理论与工程实践并重的课程。随着科技的进步,隧道工程日新月异,如果不及时更新,就会使学生的知识结构和实际需求相脱节。

     “我们决不能为了自己图省事而给学生传输过时的知识。”为了让学生及时更新知识,只要是国内外隧道工程学科上出了新理念、新材料、新工艺、新方法,朱永全都要想方设法地补充到教学中,保证课程与时代同步。同时,他应用现代教育技术手段,收集国内外新建的、有代表性的特长隧道工程的勘探、设计、施工资料,进行加工整理,使他原有课程资料库进一步得到加强。

      朱永全的努力得到了回报。这些年,凡是他上课,教室里总是座无虚席,有时来旁听的外班学生实在找不到座位,就从外面带个凳子来:“我们爱听朱老师的课,听了长见识。”《隧道工程》课也带动了本专业地下工程以及土木工程整个专业方向系列,该专业毕业生十分抢手,一次就业率年年在95%以上。朱永全自豪地说:“目前,哪里有特长隧道工程建设,哪里就有我们的毕业生!”

         石家庄铁道学院地下工程系主任、岩土研究所所长,国际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中国小组成员,中国铁道学会高级委员……随着重量级成果的增加,朱永全担任的职务越来越多。

       繁重的科研占去了他大半的时间,为了科研教学两不误,朱永全就把“八小时”之外也充分利用起来,加班加点是常事。他常常将讲义带在身边,在火车上备课,早晨6时下火车,8时便准时赶到教室。

       去年9月,朱永全因腰椎间盘突出做了手术,医生要求他静养三个月,可一个月刚过去,朱永全便出现在办公室:“教好学生是老师的本分。如果课上不好,我就对不起学生和家长。”

        朱永全这种忘我的精神也深深地影响了学生和同事们,学生们都说:“我们在朱老师身上学到了许多课堂上无法学到的东西。”同事们则说:“有了朱老师,我们干什么工作都有劲。”近5年来,地下工程实验室共承担各种科研项目15项,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1项,省级科技进步奖10项,科研经费达462万元。

       因为成果突出,朱永全这些年成了获奖“专业户”,几乎年年受到表彰,曾先后荣获“铁道部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铁道部跨世纪科技拔尖人才”、“全国铁路优秀知识分子”、“火车头奖章”、2004年先后入选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和河北省新世纪“三三三人才工程”第二层次人选……

       面对众多的荣誉,朱永全只是淡淡一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作为一名大学教师,我只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采访手记

平淡之中显本色

 

      采访朱永全,犹如读一本含义隽永的书,初读甚至有些平淡;回味得久了,就品出了其中沉甸甸的分量。

      朱永全消瘦、淡泊,谈起学生、教学和课题来,他神采飞扬;但一涉及到个人的成就,他不是转变话题就是轻描淡写、一带而过。

      在朱永全看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没什么特别,一切都是应该做的:“哪件事做不到位,我就会觉得心里不舒服。不管是搞科研还是教学生,我都要尽到自己的责任。”

      正是在这种神圣使命感的驱使下,他兢兢业业教书育人,不畏艰险刻苦攻关。

     他是一名教师,他是一个学者,可在众多学生的心目中,朱永全还承担起了父亲的角色。学生的大事小情他都挂在心上,学生有什么困难,他能帮的就一定要想尽办法帮。在采访中不少同学都说:“朱老师就像我们的父亲,无论大事小事,我们都喜欢先向朱老师请教。”

     现在研究生都喊导师为“老板”,作为硕士生兼博士生导师,朱永全也不例外,学生们私下里也亲切地喊他为“朱老板”。不过这个“老板”尽干些赔本的“买卖”。为了激发学生的科研兴趣,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朱永全让学生带“薪”参与科研,而且是“高薪”。有时经费不够了,朱永全就掏自己的腰包给学生发“工资”:“学生正在用钱的时候,又没什么进项,我贴点钱也是应该的。”

       不但如此,朱永全还帮助学生找工作,许多学生的工作单位都是朱永全联系推荐的。“对学生,老师要尽到自己的责任,学生遇到了难题,作为老师应该帮一把。”

      作为一名老师如此,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朱永全则在一个个科研攻关课题上把自己的责任尽得淋漓尽致。他先后主持了十几项科技攻关与开发研究课题,克服了一个个技术难题,在隧道稳定性、洞内施工环境控制等领域具有较高的学术造诣,在国内享有很高的声誉。

       2001年10月,朱永全承担了《青藏铁路隧道施工通风技术及温度场研究》课题。第一次上青藏高原,自己的身体能适应吗?朱永全心里没底。但在责任感的驱使下,朱永全还是上去了。临行前给家里和单位分别打了电话:“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也算给他们个交代。”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虽然朱永全把自己的事淡化了再淡化,但从他平平淡淡的讲述中,从对其他相关人员的采访中,我却依然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震撼。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作为一名知识分子,他在自己的岗位上实现了自己入党时的誓言,用自己的行动充分体现了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知识分子党员应如何体现党的先进性,朱永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本报记者张丽辉

------------------------------------------------------------------------------------------------------------------------------------------------------------------------------------------------------

隧道深处砥中流
 
 
 
■本报记者 高长安 通讯员赵艳斌
 
中国最长的公路隧道——秦岭隧道洒下了他的汗水,世界海拔第一高的铁路隧道——风火山隧道融入了他的心血,在世界高原多年冻土长隧——昆仑山隧道凝结了他的智慧,在亚洲最长陆地隧道——乌鞘岭隧道、“5·12”汶川大地震宝成铁路受阻的109号隧道,也有他的神来之笔。
 
这位在国内隧道及地下工程界享有声望的学者,就是石家庄铁道大学博士生导师朱永全教授。
 
世界屋脊青藏铁路
 
建奇功
 
2001年,青藏铁路开工之前,西方媒体曾给出了“青藏铁路过不了风火山”的预言。
 
青藏铁路要过世界屋脊上的风火山,要打通风火山隧道。可该隧道轨面海拔高达4905米,全长1338米,是世界海拔最高的长隧道,冬季最低温度达零下41摄氏度且高寒缺氧,施工难度极大。
 
而青藏铁路修建的另一大难题,就是海拔4664米、冰厚150多米的昆仑山隧道。在冰山上开凿1686米长的隧道,国内外无经验可借鉴。
 
朱永全带领的团队恰恰要破解“施工过程中环境温度控制的通风体系”和“高原缺氧”两个关键课题。
 
“既然接了这个任务,就要想办法完成,缺氧不能缺精神!”朱永全向他的团队提出了这样的口号。
 
在潮湿阴冷、氧气稀薄、极度低温的洞穴中,朱永全和他的团队经过无数个日夜的观察探索,无 数次的实验,终于研制出我国高原专用隧道施工风机组,世界上第一座大型高原制氧站在风火山隧道工地落成,确保了高原地带隧道施工作业的正常进行,并创造了 连续运行2800小时无故障的纪录。
 
这是我国首次提出的高海拔、高寒区、冻土隧道施工通风模式,首次成功研制出的高原专用隧道施工风机。这两项科研成果被评为2002年度“中国公众关注的十大科技事件”之一。
 
青藏铁路获得2008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石家庄铁道大学在50个参研单位中名列13,作为主要贡献者之一,朱永全榜上有名。
 
汶川地震铁路抢险临危受命
 
2008年5月,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朱永全临危受命,到宝成铁路109隧道坍塌现场进行安全检测与评估。
 
回忆起当时抢修隧道的情景,朱永全至今历历在目:连接两个隧道之间的棚洞,4根钢筋混凝土 横梁被砸断、4根严重变形。人要在弥漫的烟尘中,伴随着不断的余震,穿行于布满临时支撑钢架的隧道间,在7米多高的隧道顶部安置监测点。每10分钟就有一 趟拉救灾物资的火车通过,往往是他刚确定好准确的位置,火车到了。此时,他要紧贴隧道内壁,与火车相距不到30厘米的距离,即使火车是限速行驶,其带起的 沙尘、噪音,让人呼吸、听觉和视觉都很不舒服。
 
为了争取抢修时间,朱永全前三天仅休息了8个小时。即使这样,工作效率还是不理想。
 
为此,指挥部果断决定5月31日晚10点至6月1日早6点停运8小时,朱永全和3名助手必须在8小时内完成170处的监测布点工作。
 
隧道里,内燃机排出的废气、热气以及拆卸模板时带下的灰尘,让人戴着口罩呼吸依然困难。8小时的奋战,等6月1日早晨大家完成任务从隧道出来,全变成了土人。
 
在109号隧道施工现场,朱永全顶着老毛病腰椎间盘突出的病痛,硬是在险象环生的困境中又挺了25个日夜。隧道的疏通,为救灾物资快速运入灾区,把大量受伤人员及时运出,打通了生命线。
 
科学研究就要坐得住冷板凳
 
“隧道工程专业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需要理论研究,更需要深入施工一线,与实践相结合,要坐得住冷板凳。”朱永全说。
 
1988年底,朱永全承担了《北京地铁西单站施工临时支护特殊部位结构受力状况静载模型试验研究》课题。
 
在北京这座人口密集、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闹市修建跨度为29米,高16米的世界一流地铁,明挖根本不可能。
 
面对这块硬骨头,朱永全和实验室的同志到北京再三考察地质状况,提出了潜埋暗挖法,当时这在国内尚无先例。
 
面对大家怀疑的目光,朱永全和同事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实验,新年才休息了三天就投入战斗。最终,实验结果顺利地通过了由北京市科技局主持召开的技术鉴定。后来,该项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3年,一场决战在兰州西北乌鞘岭山头展开,铁路部门计划用28个月刷新一项亚洲纪录——修建一条长20.05公里的铁路隧道。
 
朱永全承担了“乌鞘岭隧道岭脊地段复杂应力条件下的变形控制技术研究”,并作为项目副组长单位参与整个隧道的建设科研攻关任务。
 
面对在国内外隧道史上规模和强度都极为罕见的软弱围岩大变形,朱永全和科研攻关组反复论证,提出以柔克刚的“柔性支护”法。有效地控制了隧道的变形,而且创新了特长隧道在软弱围岩条件下的快速施工的世界纪录。
 
《中国科学报》 (2013-10-11 第7版 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