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色百合绽津门

铁色百合绽津门

——记“全国三八红旗手”、中国铁建十六局集团二公司技术副总工程师王英茹

邓昆伦 王立武 

2012年03月09日17:14  来源:人民网

alt
    在男儿驰骋的建筑业,她巾帼不让须眉,从测量工到技术负责人再到总工程师,用她一生最美的青春年华,书写了一段段传奇。

在工程面临危机时,她挺身而出,同时担任四个标段的总工程师,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把天津地铁最难啃的“硬骨头”工程拿了下来。

在天津文化中心站建设中,她成功组织实施了目前天津地铁最深(67米)的地下连续墙施工和盖挖逆施车站立柱两点定位法施工工艺,并荣获全国优秀项目成果二等奖、天津市2011年度“结构海河杯”奖。

她,就是“全国三八红旗手”获得者、被誉为“铁百合”的中国铁建十六局集团二公司技术副总工程师王英茹。

      她以舍我其谁的责任心迎接重重困难的挑战

     天津地铁3号线金狮桥站至中山路站盾构区间左线虽然只有1012.268米长,却是全线最难啃的“硬骨头”。而盾构区间当时并不在王英茹的职责之内,她也从来没干过盾构,可命运却把她推向了这个风口浪尖……

     中国铁建十六局集团二公司技术副总经理、地铁项目部经理胡昌玉说:“由于配合单位的失误,盾构机始发的时候有点偏,尤其是沉降问题一直没有很好解决。考虑到王英茹技术全面、责任心强,我们把她调到盾构区间负责。”

     2011年,正月初六,盾构区间工地会议室里,业主领导的话字字千斤,压得项目部人员抬不起头来:“这段区间风险大,你们经验少,能顺利贯通吗?不行就留下盾构机,人员撤场吧……”有那么一刻,会议室鸦雀无声,突然,王英

茹站了起来:“请再给点时间,一定向你们交一份满意的答卷!”业主扫了一眼个子不高的王英茹:“你!能行吗?”

    “我是项目部新来的总工,我有把握打胜这一仗!”王英茹掷地有声,业主勉强答应了她的请缨。接过烫手山芋的王英茹不分昼夜、潜心钻研,经过14环的实验监测,王英茹制定出适合区间地质条件的注浆配合比,改进了盾构掘进技术参数,增加注浆管,加大注浆量,缩短了施工时间,有效控制了沉降。

    业主到现场考察后,放心地发放了继续掘进的“通行证”。

    她以胆大心细的智慧化解步步惊心的危机

    “在盾构区间,真是一步一个坑,该遇到的都遇到了,不该遇到的也遇到了,步步惊心呀!”王英茹说。

    在距加固区还有八九米时,地质突然变坏,开挖出来的都是如稀粥一样的泥,因自动下沉盾构机头与盾尾偏离了将近30厘米。紧急时刻,王英茹紧盯在盾构机的操作室里,每一分钟调试一次,就这么一分钟一分钟的调试,整整不合眼地调试了一天一夜,终于在误差范围内进入了加固区,王英茹很是后怕地说:“真是命悬一线呀!”

     2011年10月14日上午8时,当盾构机冲破洞门进入接收井时,王英茹如释重负,业主领导则高兴地说:“你们干得很好,你们真是功臣呀!”

     最深达28.4米的天津地铁10号线、Z1线文化中心站位于天津博物馆和被称为天津“长安街”的友谊路之间,而让人头疼的是,由于地下水丰富,自开工以来就渗漏水险情不断,“睡囫囵觉的时候不多,我的头发在这里都白了一半了。”王英茹用手梳了梳头发,果然有不少白发夹杂在浓密的黑发里若隐若现,而她今年才届四十。

     文化中心站负三层的最大一次抢险王英茹还记忆犹新。当时涌水量很大,王英茹采取注聚氨脂止水,可有的专家当时不太认可,要求用商品混凝土回填把涌水压住,王英茹不同意这种治标不治本的临时措施:“如果我的方法无法堵住水再用混凝土压。”在她的坚持下,现场在注到第50桶聚氨脂时,就把水止住了,避免了一次不必要的损失。

     她以身先士卒的行动激发员工战胜困难的勇气

     在同事们的印象里,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刻、最危险的地方看到王英茹忙碌而又坚定的身影。

     2011年10月13日,眼看还有几环盾构机就可以出洞了,可就在这时,从污水管渗漏下来的脏水顺着之前打的探孔流了下来,一直盯在现场的王英茹立即组织人员堵漏。探孔比较小,男同志的手大伸不进去,王英茹就挽起袖子说:“我来。”她攀着几米高的木制简易梯子晃晃悠悠地爬到探孔下,拿着浸透堵水材料的棉纱用力塞进探孔,就这么一块棉纱一块棉纱地塞,忙了差不多有半天时间才算堵住,而此时她的衣服早已被脏水淋得湿透了。

     2011年6月的一天,天津地铁3号线水上公园站地基开挖时遇到了20-30厘米厚的流砂层,开挖好的基坑底被渗水淹成了稀泥坑。王英茹从盾构区间赶到现场,脱鞋除袜光着脚丫子就顺着有点晃悠的梯子下到了10米深的基坑,找到了渗漏点后,果断采取注聚氨脂止水,终于在渗水快淹到挖机驾驶室时止住了水。

      她以知冷知暖的热忱温暖年轻员工的心房

     在年轻人眼中,王英茹既是一丝不苟的严师又是知冷知热的知心大姐姐。

     他们刚来工地时,施工方案不知道怎么写、图纸也看不明白,王英茹就带着他们干,写出提纲让他们写方案,拿着图纸到现场对照着教,还爬上支架教他们怎么用吊锤测垂直度……
由于工程造价低,大家的收入都不高。2010年底,技术干部袁黎明回家结婚缺一部分钱,王英茹偶尔听说后就主动借给袁黎明6000元。沈壮回家结婚,因工资没有发,路费都没有,王英茹借给他2000元。贺诚就更多了,他买房时王英茹一笔借给了他5万元。

     而王英茹自己却很节省,穿着很不讲究,业主、监理都很奇怪:“你是总工程师哎,怎么不穿得好一点打扮打扮自己?”其实,又有哪位女性不爱美呢?可实在是没有时间啊,她说:“天天在工地上,好衣服穿在我身上也是浪费,一会儿就蹭上泥呀灰呀的。”

     她把家人的关爱化为勇往直前的无穷动力

     在王英茹看似坚强的外表下包裹着一颗柔弱的心。

     “我眼窝子浅,经常哭。”王英茹说。在与业主、监理据理力争时会急哭,在几天几夜连续抢救时会累哭,在想到无法照顾家里时会内疚地哭,就连监理也说:“王英茹你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在这里了。”

      而在家人眼里,王英茹又是怎样的呢?

      “忙得时候,十天半月不着家,等腰疼、膀子疼、腿疼的时候才回来要俺帮她拔拔火罐。每次回家,她衣上、裤子上都是泥,与农民没嘛两样。”她母亲天津口音还挺重,“看着怪难受的,累了一身病,也曾劝她换个工作,可她说经理把她撂这儿了,不能甩手就走。”

      小妹王英华说:“我姐是一个女总工确实很辛苦,而她也比较好强,总想把工作干得更好,我很能理解,只能尽自己能力管管她儿子、照顾好父母,家里能办的就办,尽量不打扰她工作。”

      “如果不是家人这么理解和支持我,我不会坚持到现在。”王英茹说这话时,泪花早已把眼眶打湿。